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今日品牌

民生

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 > 爆料 > 正文

“莲花”如何败落?一个上市公司的坎坷路

2019年06月12日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莲花”如何败落?一个上市公司的坎坷路

  小麦面粉系列、小麦淀粉系列等产品的开发和营销成了莲花健康的发展重点之一(视频截图来源:河南卫视新闻联播)

“莲花”如何败落?一个上市公司的坎坷路

  一厂院内停放着多辆货车,车上是从新疆运来的“梅花”味精

“莲花”如何败落?一个上市公司的坎坷路

  “四万吨”厂区院内,到处存放着闲置的生产设备

  河南商报首席记者张恒文/图

  遥远的1992年的一天清晨,17岁的李金堂脚踏自行车,迎着温暖的朝阳驶向莲花味精厂,幻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幻想着可以在这里待到退休。

  他不会想到,莲花味精厂有一天会经历如此大的变故,甚至走到生死关头。

  莲花味精厂1983年9月由多个小厂合并成立,后经发展,2016年改名为莲花健康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莲花健康)。

  如今,莲花健康正陷入持续亏损、债务危机、大面积停产等困境。公司2019年4月份开始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莲花。随后,其因资金紧张未按时还款,被项城市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疲惫不堪的莲花健康开始剥离公司负资产。6月10日晚间,*ST莲花公告称,公司将持续亏损、资不抵债并已停产的全资子公司佳能热电作价1元,出让给项城市国有资产控股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连日来,河南商报记者赶赴河南省项城市,对身处风暴中的莲花健康进行多方走访和调查,试图呈现公司经营现状、员工状态,以及它给项城这座豫东小城带来的荣耀、纠结与叹息。

  上世纪90年代,在莲花味精厂上班令人艳羡

  在项城人眼中,上世纪90年代的莲花味精厂,是当地人从农村向城市过渡,实现阶层跨越的最理想选择。对很多人来说,这一选择甚至超过高考带来的吸引力。彼时,莲花味精厂的正式工每月工资能拿到1600元,而项城市平均工资才700元左右。

  李金堂是实现这种跨越的一员。1983年周口地区味精厂成立后,李金堂的父亲便进入味精厂工作,一路做到车间主任。

  李金堂从小就意识到父辈的工作是“铁饭碗”,并感到自豪。“父亲带回家的福利很多,比如单位发的洗衣粉、洗衣皂、毛巾、手套等,都是村里别人家没有的。那时候有了最明显的骄傲。”

  “我家的电视机是1987年买的,熊猫牌。当时村里有电视机的是富裕家庭,邻居像看电影一样排队观看,我家院子里坐的都是人。”李金堂回忆,当时的结婚“三大件”缝纫机100多元、自行车200多元、17英寸的电视机500多元。

  上世纪80年代,李金堂的父亲月收入100~200元,家庭每月的开支仅有几元钱。加上母亲养的有鸡、鸭等家禽,保障家里7口人生活绰绰有余。这种情况持续到1990年前后,李金堂的父亲退休,作为老干部子弟,李金堂兄妹四人顺利进入味精厂工作。他记得,当时的粮票、布票等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逐渐退出市场流通。

  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经济的迹象开始显露,私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味精生产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进入高速发展阶段。1992年,也就是李金堂进入莲花味精厂的这一年,中国成为世界味精生产的第一大国。

  莲花味精上市之时,整个项城陷入狂欢

  竞争企业的出现并没有影响到势头正猛的莲花味精。李金堂进入莲花味精厂以后,基本工资加补助每月138元,奖金按照效益200~500元不等。也就是说,他每月能拿到338元~638元的薪酬。“每天蹬着自行车去上班,太欢快了,甚至想着以后可以靠这份工作养老。”

  丰厚的收入直接影响了项城这座豫东小城的经济活力。莲花人带来的消费以每月一次的强大冲击力,为商户们带来高额营收。

  项城市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上世纪90年代每月莲花味精厂发工资时,是城区服装、餐饮、娱乐、住宿等行业的商户们最高兴的时候。莲花人引领了这座小城的消费最前沿,味精厂的小伙子也成为相亲市场的香饽饽。

  莲花味精的业绩也持续上升,1997年的时候,李金堂每月最多拿到3500多元。数据显示,在1983年到1997年的15年间,莲花味精的年产量由400吨上升至12万吨,增长近300倍,产值也由945万元增至22.3亿元,为1983年创办之初的236倍,单厂味精产量居世界第一位。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
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