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今日品牌

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 > 国内 > 正文

福建新曙光公司法人谢建新夫妇涉嫌职务侵占 被

2019年06月10日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情亲不是犯罪嫌疑人的护身符。福建新曙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法人谢建新涉嫌职务侵占、隐匿会计账簿罪,谢建生既是福建新曙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又是公司法人谢建新亲弟弟,在3年来多次向公安、信访部门反映情况,并且向法院提起了股东知情权诉讼。

  一、谢建生辛苦创立南平兴农牧业有限公司(后改名为福建新曙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却遭到无德兄嫂欺骗。2003年6月,在二姐谢秀兰、大哥谢建林、二哥谢建新相继下岗的背景下,本着家族兴旺的美好愿景,谢建生帮助其妻徐芳与二姐、二哥及好友郑某灿、杨某芳共同出资成立南平兴农牧业有限公司(原长富牛奶第20牧场),工商登记股东为谢建新(其中代持二姐及其他亲友股份),徐芳,郑某灿,杨某芳。2004年至2005年,股东郑某灿、杨某芳因个人原因相继退股。2005年之后公司变更为福建新曙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为谢建新占股60%(其中代持二姐及其他亲友20%),徐芳占股40%。公司具体生产经营由谢建新负责,谢建新妻子王玉珍负责出纳工作(考虑其夫妻两地分居),谢建生具体负责公司融资需求。由于2004年长富公司经营开始出现困难,中断了对各牧场的投资,经股东协商牧场脱离长富公司转入自主经营,由股东谢建生负责向银行及亲朋好友融资补充企业经营资金需求,公司十几年来最高向银行及各亲友融资近4000万元,绝大部份均由谢建生个人承担,谢建生在极其困难情况下,苦苦支撑着,2011年迫于资金等多重压力下,谢建生被迫辞去公职,但是谢建新夫妻从这时候开始就以种种理由不配合谢建生提出合法的对账请求,又说牧场多年来经营均亏损,无法归还谢建生多年来因牧场经营需要借入牧场的资金本息合计近4000万元,同时采取各种欺骗手段不让谢建生回牧场工作。考虑到亲情等诸多原因,谢建生在辞去公职又不能回牧场工作的情况下只能自谋生路以养家糊口。2013年4月底,谢建新突然给谢建生打电话说由于延顺高速公路建设需从牧场穿过,根据国家法律法规相关规定,导致牧场无法继续在原址经营下去,必须搬迁。谢建新告诉谢建生说他去找过政府负责拆迁的部门交涉,但政府对他置之不理。谢建生当时就提出疑问高速路拆迁这样重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提前通知各股东,谢建新慌称他也是近期才得到通知的,并要求谢建生负责找政府协商拆迁事宜。(经谢建生之后找有关部门了解才知道谢建新早在2011年就己经知道牧场将面临拆迁问题)。从2013年5月开始,谢建生不计前嫌,放下自己的其它生意,全力以赴地投入到与政府相关部门交涉牧场拆迁事宜。经过长达两年多的艰苦谈判,终于在2015年9月牧场与延顺高速公路达成拆迁补偿协议,由政府补偿牧场3385万元,并同意牧场在原址过渡期三年再搬迁。这原本是对谢建生整个家族都带来益处的好事,却被谢建新夫妻俩无情地击碎了!

  二、谢建生在2016年起发现谢建新和王玉珍长期侵占新曙光公司资产开始向有关部门举报谢建新和王玉珍涉嫌职务侵占、隐匿会计账簿罪,至今仍苦等公正结果。从2005年起谢建新将其妻子王玉珍任命为公司出纳,谢建新一直告知谢建生公司处在亏损状况,直至2015年谢建生翻看公司的部分财务凭证时发现公司自2012年已经开始盈利,谢建新和王玉珍长期侵占新曙光公司资产。谢建生配偶徐芳于2016年2月17日向福建省公安厅经侦总队控告谢建新、王玉珍涉嫌职务侵占、隐匿会计账簿罪,总队初步审查后将该案件逐级批转至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经侦大队办理。徐芳在长达5个月的时间内不断有关部门反映、举报下,延平经侦于2016年7月15日第一次受理控告案件,延平公安于2016年8月组织控告人谢建生、被控告人谢建新确认审计机构进行新曙光公司财务审计。徐芳2016年9月就多次向延平经侦书面提出参与审计、告知委托审计机构信息等要求,并明确指出单方委托审计存在检材来源不合法、程序显失公平公正、可能故意拖延审计等诸多问题。直至最后,该案件经南平市延平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决定不予立案。谢建生不服,依法申请了复议、复查、检察院监督,仍然维权无果,无奈下谢建生只能向延平区人民法院提起股东知情权之诉,要求查阅公司账簿。2018年11月23日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依法审理判决了一起原告徐芳诉被告福建新曙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侵犯股东知情权一案,判决情况如下:“一、福建新曙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提供自2003年7月2日公司成立以来的公司章程、股东会会议记录和财务会计报告,供徐芳查阅和复制;二、福建新曙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提供自2003年7月2日公司成立以来的公司会计账簿(含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和其它辅助性账簿)和会计凭证(记账凭证、原始凭证及作为原始凭证附件入账备查的有关资料)供徐芳及其委托的具有专业资格的专业财会人员进行查阅。”在判决结果下来后,谢建生原本觉得这个事情终于会得到圆满的解决,但是谢建新却在2018年12月3日提起上诉,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19日作出(2019)闽07民终103号民事判决书,驳回谢建新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

  三、2019年1月11日在谢建生不断坚持的维权,谢建新、王玉珍涉嫌职务侵占一案,经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认定符合立案条件,进行刑事案件侦查。

  谢建生在延平经侦重新受理此案,原认为本案终于迎来了曙光,但延平分局重新立案后仍然与初次受理一样拒绝主动侦查,继续要求谢建新提供审计报告,经多方催促,在延平经侦首次要求谢建新提供审计报告的两年半以后,谢建新向延平经侦提供了公司的年审报告。但凡有点财务常识的人都知道公司财务审计报告与年审报告的区别,年审报告根本不能体现公司的资金情况,对查明案件事实毫无作用。延平经侦除了一味要求谢建新提供审计报告外,就再无其他侦查案件行为。在谢建生有明确、足够的证据能够证明谢建新、王玉珍涉嫌职务侵占的情况下,延平经侦从最初受理案件到如今让谢建生经历了刑事控告案件的能够经历的全部司法程序,并且在每个程序期限即将届满前方才作出回复,没有法律明确规定期限的司法程序等待控告人的就是无尽的拖延。延平经侦在重新受理此案,依然是抱着推脱、不重视的办案态度,在立案后至今已经过去已经4个多月了,仍未有一点案件进展的音讯。延平经侦以各种理由推脱、拖延甚至不办理此案件。这样的办案态度、手段已经让谢建生身心俱疲,对延平经侦的办案公正性毫无信心。

  四、亲情不是犯罪的筹码,不能成为犯罪嫌疑人的护身符。

  谢建生自2016年起就向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经侦大队、国家信访局等有关部门反映谢建新的违法犯罪行为,历经3年之久苦盼合理的解决,现在谢建新、王益珍依然逍遥法外。新曙光公司股东双方确是亲属关系,但是亲情不是犯罪的筹码和护身符,亲情也不是法外之地,违法者终究要受到法律制裁!

网友评论

推荐信息